媒體中心

一生不長,何懼憂傷

時間:2019-08-06 浏覽次數:  【字體:

夢醒時分,恍若隔世,你已不在是那個青澀的白衣少年。人世間流逝最快的便是時間,就像三毛說的“我來不及認真地年輕,待明白過來時,隻能選擇認真地老去”。初入江湖後才發現讀書時光的可貴。

生命就好像是用一段段相逢與離别的故事拼湊起來的小說。讀完高中,我們離開父母;念完大學,我們離開生活了四年城市、告别相處了四年老師、同學;匆匆忙忙走上工作崗位,我們稚氣未脫,帶着些許“書生意氣”遇見了人生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批同事,似乎所有的第一次都讓人難以忘懷。從甘肅敦煌,向着東南方向進發,途徑酒泉、張掖、蘭州、天水、西安、鄭州到達武漢,遇見了中鐵十一局四公司、遇見了你們。來到武漢之前,腦海中曾經浮現了無數次初見新同事的畫面,可事實卻與想象完全不同,現在依然記得新同事和我說的第一句話,“原來你就是那個誰誰誰啊!”雖然就一句話,但是莫名有一種“你從遠方來,猶如故人歸”的熟悉感湧上心頭。

時隔多日,才有時間和機會回想那段讓人難以忘懷的培訓時光,雖然有些事情發生時的具體細節已然被遺忘,但是當時那份感動卻一直留在了内心深處。先說說人力資源部的哥哥姐姐們,不想說他們是培訓老師,更願意說他們是哥哥姐姐,因為他們就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我們這些新來的小夥伴,從培訓課程的設置到生活上的噓寒問暖,事無巨細、事必躬親。從開始一直陪着我們走到了最後,一起開心、一起難過,到最後隻能送上一句“你們展翅高飛,我們原路返航”。

共情在特定的時間所引起的共鳴不可小觑,事件發生之時所有的能量都會彙聚到一起形成一呼百應的局面,遊戲是這樣,生活也是這樣。培訓期間,素質拓展兩天的記憶是最為深刻的,坐大巴從武漢到孝感,炎熱的天氣并沒有減退我們對于素拓的興趣,從“破冰”到“人牆”,團隊意識逐漸形成,真正意義上的“熟悉”正式建立。不知道為什麼,淚流滿面的時光總是比開懷大笑的日子更容易讓人印象深刻。“翻越人牆”見證了我們的成長,從初出校園一直被照顧的學生轉變為團結協作、高效率、高質量完成工作的“鐵建人”。記得“達哥”(朱達部長)說:“我在看你們的時候,就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”。這句話時至今日,都讓我難以忘懷。他說看見這一屆的一個男孩子因為身體原因沒法做“人牆”而哭成“淚人,隻能以雙手托舉的方式,防止翻越人牆的兄弟姐妹從高處摔落,就想到了當年的自己也經曆過一樣的場景,共情讓大家的距離更近了一步。看到遊戲裡每個人都争分奪秒的上高牆,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真的發生危險,就算素未相識,拼上一切也不放棄任何一個人。記得當所有人完成挑戰任務的時候,大家圍成圈,去擁抱一下那個支撐着自己身體所有重量,爬上高牆的人。就在那一瞬間,我的眼眶濕潤了,因為我已經不記得我踩着誰的肩膀爬上高牆。這不僅僅是個遊戲,更像是人生,當災難來臨的時候,求生的意念會大過人間所有的欲望,但是就有一些人,他們義無反顧地把生的機會留給了别人,被救的人也許都不知道那些施救者的名字,甚至記不起他們的容顔。記得一個小夥伴說:“雖然我的腿很痛,但是我的膝蓋不能彎,因為我的肩上扛起的是生命”,遊戲結束了,真正的生活才剛剛開始。

記憶斑駁,留下的才是真實的。耗費了三分之一的生命,花光了三生好運遇見了你們,可是一生不長,終有離散,在武漢的記憶終究會随着時光的消逝,擱淺在長江兩岸。離開武漢,前往另一個夢開始的地方。在這段時間裡,好多人和我講了挺多道理:有人說“每個人都是盡量地聽着命運的安排跟大家相聚,也盡可能地不動聲色的悄然離開;有人說“先做你能做的事情,等你做好能做的事情之後再去做你想做的事情”。每個人都會告訴我們一些生活道理,可是真正的路還需要自己去走。一生不長,相聚的日子太短,不要害怕離别的憂傷,人生本就如此,願你不懼生活的苦,不畏路途的難、願你三冬暖、願你春不寒。

後記:一生不長,何懼憂傷,我們并不是永遠的分離,而是懷着不一樣的夢想,走在心之所以向的路上,四公司19屆的小夥伴,加油!(作者/太焦項目武文清)


 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